Home » 中国政治 » 如何让世界理解中共长期“一党执政”的合理性?

如何让世界理解中共长期“一党执政”的合理性?

9月8日,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和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联合举办了“2015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

西方世界对中国崛起的忧虑甚至恐惧,除了因为担心中国会如何使用日益强大的物质实力外,还由于他们对中国共产党“一党执政”的政治制度持怀疑甚至敌视的态度。短期内,这两大疑虑都难以消除。对中国实力的忧虑植根于国际政治本身的不确定性,对中国政治制度的疑虑则基于根深蒂固甚至不可融合的意识形态与价值观的差异。

国家间实力变化与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对中国复兴的影响,国际关系学者已有了很多探讨。但是,如果我们忽视中国特色的政治制度对中国外交的影响,我们将无法全面理解中国复兴的复杂性与艰巨性。

中国的全面复兴不仅需要传统的国家间外交、经济与军事战略,还需要符合中国特色的政治外交与文化外交战略,特别是能让更多的国家和民众理解中国政治制度的政治外交战略。

这样一个政治外交战略的头号任务,就是如何让世界理解中国共产党长期“一党执政”的合理性与合法性。

9月8-10日,我参加了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和中央纪委国际合作局合办的“2015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这次年会的主题是“从严治党:执政党的使命”。作为年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和部分与会嘉宾一起参与了和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座谈会。王岐山的讲话,实际上点出了让世界理解中共长期“一党执政”的合理性的关键。

王岐山明确指出中国政治的特色是中国共产党“一党长期执政”。更重要的是,他指出,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来源于历史,这个历史就是“人心的向背”与“人民的选择”。他极为准确地指出西方政党要的是人民的选票,而中国共产党要的是人心的向背。中国共产党一直都在拿“人心的向背”这把尺子衡量自己,所做的所有事情都要看人民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

虽然这并不是王岐山首次提出“人心向背”的问题,但这却是中国共产党高层领导人首次道破以人心向背为根基的中共“一党执政”的合法性本质,同时也挑战了西方政治的合法性基础。

西方民主政治的主流,从古希腊以来,就是追求程序或过程合法性(procedural legitimacy)。不管是古希腊的广场式辩议民主,还是现代西方国家的代议制民主,追求的都是政治程序的民主性,而非政策内容的有益性。

现代西方民主的根本特征是多党制选举。虽然政党选战的成败和其政策主张相关,但赋予此类政治民主合法性的根本,不在于政策主张是否有利于广大民众的利益,而在于选举活动这个过程本身。在不少时候,政党甚至不需通过严肃的政策讨论,而只用煽动民族主义甚至民粹主义的方式,通过选举赢得政权。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希特勒的上台,与今天欧洲极左翼与极右翼政党的得势(如在希腊、法国与西班牙),都是这方面值得警觉的例子。从程序上讲,多党制选举符合西方对于民主的理解。但从政策效果上讲,程序式民主不一定总是符合相关国家与民众的利益与追求。

中国共产党在改革开放这一历史时期的执政合法性,西方主流观点认为是一种表现(即绩效)合法性(performance legitimacy)。但我认为,所谓的绩效合法性,尚不足以概括王岐山指出的“人心向背”这一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根基。

人心向背,针对的不仅仅是绩效本身,虽然绩效具有无可置疑的重要性。人心向背还包括中国人民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当代中国历史发展进程的满意度。换句话说,从中国历史发展演变的长远视角看,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的发展道路是否能令人满意?这也许是王岐山强调中共执政合法性的历史性的原因。这大概也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一个重要考虑。

人心向背还包括民众对于作为唯一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的满意度,这是对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党风党纪要求,是中共执政合法性的道德层面。很显然,这也是需要全面从严治党的根本原因,也是本届政府反腐败政策的出发点。因此,王岐山在这次座谈会上明确指出中共作为执政党必须对自己做更高的要求,把党的纪律挺在前面,必须守住高线,决不允许突破底线。

中共执政合法性至少包括绩效、历史与道德这三个层面,这不能不说是对中共提出了比一般西方式政党更高更严的要求。西方学者虽然意识到绩效合法性的重要性,但却几乎完全忽视了历史合法性与道德合法性对于中共执政的意义。但是,忽视中共执政的历史合法性,就难以理解中共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与意义;忽视中共执政的道德合法性,就难以理解当前政府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部署与反腐败斗争的必要性。这是中国政治的复杂与深刻之处。中西方学者有责任共同研究中共执政合法性的普遍与特殊之处,让更多的人更好地理解中国政治的本质。

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说,人心向背这一执政合法性的根基是绩效、历史与道德三位一体的。而这一合法性的动力则来自于民众的满意度,取决于如何通过公正的方法衡量民众的满意度,及时有效地发现不尽人意之处,并通过具体政策措施对症下药地提升满意度。

正如王岐山曾指出的,人心向背是最大的政治。如何更好地处理人心向背,是中国政治和中国共产党的重大挑战。如何更好地理解与解释人心向背在中国政治中的核心地位,是中国学者的重大课题。我们在这方面的政治理论必须有一点突破。如此,才能进一步看清中国政治和中国复兴的复杂性与艰巨性。如此,才能让世界理解中共长期一党执政的合理性与合法性。

© 2014~2017 The 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简介

张锋博士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高级讲师、贝尔亚太事务学院副院长、中华全球研究中心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曾执教于北京清华大学与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英国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研究方向为中国外交、南海问题、亚太安全、东亚国际关系史及国际关系理论。

订阅更新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