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周边外交 » 中国亚太外交应跳出“两分法”

中国亚太外交应跳出“两分法”

中国外交在亚太地区的重中之重应该是什么,是中美关系还是周边外交?这是已经争论了十多年的问题,然而到今天还不见得有明确的共识。共识如此之难,也许一方面说明这个问题本身并不存在一个直截了当的答案。在不同时期,受不同因素影响,难有一般性指导原则的答案。
  但共识艰难的另一个原因,也许是这个问题本身就有问题。中美关系和周边外交谁更重要,似乎隐含了这两大外交任务可以分割开来分别处理的假定。但这个假定显然不成立:中国周边国家有不少或是美国的盟友或是与美国安全合作密切的“伙伴国”。在亚太地区,对美政策不仅要处理与美国的关系,还要应对美国在这一地区的盟友体系。中美关系实际上已经包括了周边外交重要的一部分,而周边外交也必然涉及对美政策。

  近年来中国亚太外交出现波折,除了外界因素,一个原因也许是我们没有抓住亚太国际政治变化的本质。在亚太局势发生质变的情况下,“是美国还是周边重要”的问题已经过时,当下的核心问题已经转移为应对地区格局的转换。这就是日益强大的中国如何在与美国的盟友体系互动中找准自身定位的问题。而在这个过程中,一个新的、以中国经济发展为合作基础的体系正在形成,并且正在同以美国军事实力为中心的美国亚太同盟体系产生互动。
  目前,中国并不给地区中小国家提供安全保护,而主要通过经济互惠政策吸引这些国家,并寻求这些国家支持中国核心的外交政策,或者至少不对中国核心利益构成危害。美国同盟体系之外的国家当然是中国争取的对象,但中国强大的经济实力也已经深刻影响到泰国、韩国、澳大利亚这样的美国盟友。与此同时,美国也在争取目前尚处于其同盟体系之外的国家,特别是印度和越南。这两大体系因此有重叠的部分,这些重叠部分有可能成为未来中美战略竞争的焦点。中美的核心任务其实都是处理与自己体系内中小国家之间的关系,并与另一体系进行竞争与合作并存的战略互动。这种互动将决定未来亚太秩序的走向。
  这一基于中美两大等级体系互动关系的秩序观,不仅从理论上比将中美关系与周边外交对立起来的视角更能把握亚太局势演变的本质,而且对中国外交有不小的政策意义。首先,中国应该放弃用美国与周边两分法的视角处理亚太外交,认识到这两者互不可分,而且在这种互不可分的背后,是中美两大等级体系的互动。这种战略互动必然是动态的,中国外交的任务是积极应对动态演变的亚太秩序。
  其次,我们要认识到中国复兴的一个客观结果,是一个以中国为主导的隐性体系的形成。未来中国外交的一个核心任务,是管理这一新体系并处理与美国等级体系之间的关系。
  中国的战略选择很简单:构建既符合当代国际关系规范又能同时满足中国和中小国家各自利益诉求的隐性体系。这从理论研究与政策实践上都对中国外交提出了极高要求。

© 环球网版权所有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简介

张锋博士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高级讲师、贝尔亚太事务学院副院长、中华全球研究中心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曾执教于北京清华大学与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英国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研究方向为中国外交、南海问题、亚太安全、东亚国际关系史及国际关系理论。

订阅更新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