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美国外交 » 伊朗核外交,不妨给奥巴马打打气

伊朗核外交,不妨给奥巴马打打气

伊朗德黑兰,伊朗外长扎里夫以及伊朗核问题谈判队伍回国,受到支持者热烈欢迎。 东方IC 资料

最近,美国总统奥巴马有点烦。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筹建的问题上,与中国的“较量”,美国已经输了一招。

然而,“霸主”总还是“霸主”,“较量”还要继续。下一招,估计是在亚投行的具体运作上,借其盟友之力,设一些阻力或陷阱,同时加大“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协定的谈判力度,好尽早制衡中国的经济影响力。这些招数,不难想到,下一轮的较量,中国已经占了不少主动,最多是见招拆招,互有胜负了。“一带一路”本有应对TPP之意,而现在“一带一路”已成了中国国家战略,TPP谈判却还在冲刺,谈判完成后成为政策还要突破美国国会的巨大阻力,中美亚太战略互动的主动权暂有易位之势,奥巴马政府怕是有点急了。

对美国以霸权心态打压中国的举动,特别是像TPP这类明显排斥中国的政策,批评及反制是应有之义。但如果美国外交政策有益于世界和平与稳定,我们也不应吝啬我们的支持和鼓励。在最近的伊朗核谈判的问题上,面对国内共和党、国外以色列右翼政府以及包括沙特在内的几乎所有中东国家盟友的巨大压力,奥巴马坚持外交谈判,这份决心与信念是值得敬佩的。

奥巴马这两年外交的重中之重是伊朗核问题的谈判。实际上,虽然几年前“亚太再平衡”战略推出时热闹非凡,这其实并非奥巴马的心思所在。他真正想留下的外交遗产是中东破局,特别是通过核谈判重塑与伊朗的关系。

共和党人看准了这一点,先是邀请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绕过白宫到国会发表反对伊朗核谈的演讲,然后又写了一封信给“伊朗领导人”,威胁说任何核协定都有可能被下一任美国总统废除,言下之意是和奥巴马政府谈判没有意义。4月2日,经过8天的马拉松式谈判,10年之久的等待,一份初步的框架性协议终于达成,大半个世界为之欢欣鼓舞,共和党人却说要通过立法授以国会批准或拒绝最终协议的权利。

另一边,以色列内塔尼亚胡政府与美国共和党右翼一唱一和,说这个框架性协议是“历史性的错误”,有导致“可怕的战争”的风险,并可能威胁“以色列的生存”。

以色列加入亚投行,欢迎之至;在伊核问题上危言耸听,却大有商榷的余地了。实际上,这个框架性协议并没有那么糟糕。

伊核谈判的关键是限制可用于铀浓缩的离心机的数量。伊朗一开始坚持要保留现存所有的1.9万台离心机,美国则称最多能接受1000-2000台。最终,这个框架性协议允许伊朗在未来10年内使用5060台最旧的离心机进行铀浓缩,而且只能将铀浓缩到3.67%,远低于武器级要求。这意味着伊朗将放弃超过三分之二的现有离心机,即便有心全力以赴也无法在一年之内制造出核武器,让步不可谓不大。此外,伊朗承诺在10-15年内不使用现有设施进行核武研发或制造,在20-25年内允许国际核查人员自由检查其全部的核设施与核材料供应链。

当然,这个框架还有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特别是如何降低现有浓缩铀的库存以及如何控制伊朗核武研究的进程。美国国会的共和党人要求继续制裁伊朗并反对谈判,他们无法接受能让伊朗保留一定核能力(包括民用技术)的任何协定。但伊朗已经具备铀浓缩能力,已是核武器的“门槛”国。现在谈判的目标已经不是要求伊朗完全销毁现有的核武发展成果,而是限制伊朗进一步研发用于裂变的离心机,从而确保从民用到军用的技术门槛足够大。伊朗放弃超过三分之二的现有离心机,可见其谈判的诚意及对取消制裁的渴望。继续制裁能达到伊朗完全弃核的目标么?要知道,从来没有哪一个国家受到过像伊朗现在这样全面的国际制裁,但即便如此,也没能动摇伊朗制造核武的决心。

以色列极右翼则更为极端,鼓吹使用武力全面摧毁伊朗核能力,就和当初用武力摧毁伊拉克核设施一样。这帮人的问题是头脑过热。稍微冷静一点,就能知道使用武力的后果将比伊朗拥有核武器还要严重得多,况且军事打击并不能保证完全摧毁伊朗核设施。难道他们还嫌中东不够乱,要把伊朗也搞乱么?现在的事实是,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重建、打击“伊斯兰国”、伊斯兰教内逊尼与什叶两大派别冲突的缓解:这些都离不开伊朗的支持。一个强大的伊朗未必能带来中东稳定(最近沙特因忧于伊朗势力扩张而空袭也门胡塞武装即是一例),一个动荡的伊朗却必然加剧中东的混乱。

顽固反对外交谈判、坚持制裁甚至武力威胁的美国共和党与以色列右翼,代表的是西方黩武好战的传统。坚持外交的奥巴马,代表的是另一个温和理性的传统,但不见得总能在西方政策中占据上风。这个世界总体是向往和平的,总希望温和的势力能大些。因此,虽然该批评的地方还是要批评,在伊朗核问题上,我们却不妨为奥巴马打打气。
© 2014~2017 The 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简介

张锋博士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高级讲师、贝尔亚太事务学院副院长、中华全球研究中心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曾执教于北京清华大学与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英国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研究方向为中国外交、南海问题、亚太安全、东亚国际关系史及国际关系理论。

订阅更新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