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美国外交 » 美国以“危机经验”为中国信贷市场“把脉”,靠谱吗?

美国以“危机经验”为中国信贷市场“把脉”,靠谱吗?

美国爱对其他国家指手画脚,这当然不是什么新闻了。但在2009年,也就是百年一遇的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的一年,作为美国中央银行和经济大管家的联邦储备局居然以美国的“危机经验”为中国的信贷市场“把脉”,这不禁令人失笑了。
美联储最近公布了2009年的货币政策会议记录。其中大部分自然都是讨论如何拯救深陷金融危机中的美国经济的,但其中却有一条提到中国的经济情况。

会议记录大意是这样的:
一人问道:中国最近的银行信贷太疯狂了,不仅数目庞大,而且是政府指挥,政府让银行贷款给谁,银行就得贷款给谁,那这样银行信贷就不是按照市场规律来运作了,这不就会导致银行坏账危机吗?
另一人答道:这一轮的中国银行信贷数目确实太大。不过,这里的很大一部分都是四万亿财政刺激计划的一部分,所以有中国政府做担保,应该问题不大。但即便如此,还是很难相信这么多的钱能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得到有效的分配。所以,由此导致的银行坏账风险不小,中国银行的效用和效率也值得怀疑。另一方面,中国政府资源庞大,应该能够处理这一问题,还不致对中国或世界经济造成太大影响。
过度信贷容易造成金融危机?这个似曾相识的逻辑好像在哪听过?原来,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就是这样发生的。所谓的次贷危机就是美国的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通过各种极度复杂的金融产品(特别是臭名昭著的“衍生品”)滥发信贷的后果。美联储官员还真是现学现用,马上用美国银行系统的失败“经验”来替中国“担忧”了。但是,正如英国《金融时报》指出的,如果美联储官员早点认识到信贷泛滥和高负债率是金融危机的导火索,他们不就能避免这次金融危机了么?在中国用4万亿财政刺激来推动经济增长并为全球经济注入活力的时候,美联储却“事后诸葛”式的“担心”起信贷的副作用,这不免也太讽刺了么?
美国人是在当“事后诸葛亮”,同时还免不了一种美国式的“忧心天下”。从中国的角度来看,从信贷泛滥到高负债率到金融危机的美国教训,对中国有多大的借鉴意义?中国发生金融危机的风险有多大?
首先可以指出的是,和金融业与资本市场高度发达的美国不同,中国的经济并不是美国意义上的市场经济。借用颇为流行的术语,中国的经济同时受“看不见的手”(市场)和“看得见的手”(政府)左右,因此是一个复合型的经济体制。中国几大国有银行虽然有坏账,但却不至于破产——因为有中国政府的资金在后面撑着。
其次,信贷多和债务高的情况在中国都客观存在,但中国政府和经济学界已经认识到这一问题。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处理好债务管理与稳增长的关系,创新和完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并说要“围绕服务实体经济推进金融改革”。可见,中国之所见不比美联储的少,而且已经开始行动了。
再次,据保守估计,中国政府的总体负债水平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40%到50%之间,这在全世界都是属于财政状况极为良好的。但即便总负债额达到80%左右,中国政府的资产也足以覆盖所有负债。此外,中国民间储蓄存款余额将近50万亿元,另外央行还有4万亿的外汇储备。而且中国的债务都是内债而不是外债,如果地方政府出现债务违约,中央政府可以依靠财政或货币政策来解决,经济危机不会轻易到来。
那么,我们是不是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呢?当然不是。我们需要担心的不是像美国次贷危机那样引起的银行破产,而是中国庞大的信贷额是否用在了刀口上。也就是说,银行放贷是否把钱有效地交给了最有需要、最能有效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企业手上,特别是融资困难但颇有活力的中小型私有企业。在这一点上,我们的情况不容乐观,因为金融危机以来放贷的最大受益者是大型国有企业,同时还制造了房地产和地方债务这两个巨大的黑洞。老百姓怕是不愿意政府把他们辛辛苦苦挣来的银行储蓄填到这两个黑洞里吧。 (本文发表于《澎湃新闻·外交学人》)
© 2014~2017 The Paper All rights reserved.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简介

张锋博士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高级讲师、贝尔亚太事务学院副院长、中华全球研究中心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曾执教于北京清华大学与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英国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研究方向为中国外交、南海问题、亚太安全、东亚国际关系史及国际关系理论。

订阅更新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