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世界经济 » 1.1万亿欧元能拯救西欧经济吗?

1.1万亿欧元能拯救西欧经济吗?

不出所料,欧洲中央银行推出了万众瞩目的货币量化宽松(quantitativeeasing – QE)政策,重拳出击拯救已经陷于通货紧缩边缘的欧元区经济。QE的目的在于降低市场利率,从而鼓励企业和消费者向银行贷款,以此来增加投资和消费,刺激经济增长,把欧元区经济从通缩的险境中拉出来。在之前的一篇“天下会”微信文章中,我指出QE的效果至少取决于两个要素:(1)规模是否足够大;(2)是否出乎市场预期。那么,这次的政策是否满足这两个要求?是否能取得预期的效果?

 

首先,不得不说,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展示出了央行行长应有的智慧和魄力。就在市场对这次QE的规模不看好的时候,德拉吉宣布,从今年3月开始至少到2016年9月,欧洲央行将每月购买价值600亿欧元的政府和市场债券。这意味着至少有总值1.1万亿的新钱注入西欧金融市场——相当于欧元区生产总值的10%和欧元区公共债务总值的10%。如果到时欧元区的通货膨胀率还没有达到接近于2%的政策目标,那么QE将一直持续到实现这个目标为止。此外,德拉吉还宣布将欧央行提供给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从0.15%降到0.05%,鼓励商业银行加大对外贷款力度,进一步刺激经济增长。

这一QE规模超出了原先市场预期的每月500亿欧元的购债力度。而且,之前市场没有期望欧洲央行能做出不限期购债直到达到通胀目标的承诺,也料不到降低利率的额外措施。所以,这次QE的规模和力度确实有点出乎市场的意料。欧元区股市应声上涨,欧元对美元的汇率则应声下跌至11年来最低点,这正是欧央行希望看到的。显然,德拉吉知道QE成功的一个关键是大胆打破市场预期。

但是,这次的重拳出击能拉动疲软的欧元区经济增长吗?虽然这次QE的规模和力度超出了市场预期,但QE政策的出台则早已是西欧经济圈的常识。而且,欧元区QE的出台已经姗姗来迟,美国和英国都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不久就推出了QE,他们的经济复苏因此也要优于欧元区。欧洲央行是否已经错过了通过QE拉动经济增长的最佳时机了呢?

另一方面,欧元区的QE与美国和英国的QE有很大的不同。美国和英国都是主权国家,美联储和英格兰银行拥有货币政策的独立自主权。欧元区则是一个有19个国家组成的货币联盟,欧洲央行的运作需要协调19个成员国中央银行的政策,其独立性因此大打折扣。更重要的是,因为经济理念的不同,欧元区最大经济体德国更强调经济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性,因此反对无条件的QE。在具体操作上,德国希望一旦欧元区相关国家发生债务违约,损失需由购买这些国家债券的央行承担。而欧洲央行的倾向则是风险共享,即损失由欧央行代表欧元区作为一个经济整体来承担,具体分摊到成员国央行的比例按照成员国的经济总量来划分。德国之所以反对这种风险共享的方式,是因为一旦发生债务违约,作为欧元区最大经济体的德国将承受最大的损失。当然,如果欧元区经济复苏,购债得到收益回报,德国也将因此而成为最大的受益国。但在这种时候,决策者们往往从如何降低可能的损失而不是从如何获取可能的收益的角度来考虑问题。鉴于欧版QE与美英QE有如此不同,美英QE的成功并不意味着欧元区QE也能奏效。

此外,当然还有日本的负面例子。日本央行在推出QE后,日元大幅曾经大幅贬值,但这并没有把日本经济从通缩中解救出来。

实际上,虽然这次QE的规模和力度超出市场预期,欧央行还是在关键的风险共享问题上向德国做出了让步。德拉吉表示,购债风险的80%将由成员国央行承担,剩下的20%由欧央行承担。这明显是一个由政治妥协达成的折衷方案,虽然不见得一定会降低这次QE的有效性,但对欧央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和欧元的长期前景是一个打击。

当然,最终的问题是:QE这样狂印钞票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对真正推动经济增长能有多大的作用?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近日在参加瑞士世界经济论坛时表示,货币政策可以为结构性改革提供空间和时间,但不是万能药。这是一个权威合理的论断。货币政策不能诊治经济重症,QE更是有包括刺激冒险投资、引发股市泡沫等后果在内的潜在副作用。从这个角度看,德国人对QE的保留意见是可以理解的。欧元区QE的作用,也许更多的在于拯救病入膏肓的成员国(如希腊、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的经济,而不是从根本上改革西欧经济。德国人的主张因此是更多的结构性改革,而不是盲目发动印钞机。当然,谁是谁非,只能由时间来检验。(本文节选发表于新加坡《联合早报》)

© 2017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TD. CO.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简介

张锋博士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高级讲师、贝尔亚太事务学院副院长、中华全球研究中心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曾执教于北京清华大学与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英国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研究方向为中国外交、南海问题、亚太安全、东亚国际关系史及国际关系理论。

订阅更新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