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世界政治 » 欧元区经济危机有多严重?

欧元区经济危机有多严重?

本周是欧洲当代经济史上关键的一周。欧洲中央银行今天将推出所谓的货币“量化宽松”(quantitative easing – QE)政策,刺激一蹶不振的欧元区经济。那么,欧元区经济危机到底有多严重?量化宽松对推动经济增长能有多大助力?欧元区主要各国又是怎么看待这个货币政策的?

说欧元区处于经济危机之中有点夸大其词,因为它毕竟还没有陷入严重的经济衰退。但欧元区经济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发生之前就已经持续低迷。在创造了二战后30年左右的经济奇迹之后,欧洲经济从20世纪70年代后开始进入实质性的停滞,实际增长率以年均0.75%的速度下降,生产率的增长也从年均2%下降到0.4%。从1995年到2014年,欧元区生产总值的年均增长率只有0.35%,1997年第二季度增长最快时达到1.3%,2009年第一季度最低值时衰退了2.8%。国际经济大环境(如全球金融危机)不可避免地影响到欧洲经济的发展,但根本原因是欧洲在投资、创新及竞争力等关键领域的衰退。

欧元区2014年的增长率是0.8%,高于1995-2014年的平均值。但令人担忧的是,物价下降了0.2%,这意味着欧元区五年以来第一次进入了通货紧缩。通货紧缩为什么可怕?如果一个经济体进入了持续的物价下跌阶段,民众就会推迟消费,因为物价下跌意味着同样的钱能在未来购买更多的产品。但消费下降意味着需求的降低,需求的降低导致公司利润的减少,很多公司因此不得已而裁员甚至破产。这一系列恶性循环可以把经济拖入持续的衰退甚至大萧条之中。

实际上,这正是日本自20世纪90年代初泡沫经济破灭后所经历的。虽然日本政府竭力想要提升物价,把日本经济从通货紧缩刺激成低程度的通货膨胀,这一努力20多年来都没有完全成功。日本央行一开始采取的政策手段是降低利率直到接近于零,没有成效后又推行大规模的货币量化宽松,到现在还是无济于事。这说明一个经济体一旦进入通货紧缩的泥潭,想要恢复出来是非常困难的。

那么,这次欧洲央行的量化宽松政策会有用吗?量化宽松是极不寻常的货币政策。通常情况下,中央银行可以通过降低利率的方法来鼓励投资,从而刺激消费与需求。但在利率已经接近零的情况下,这个方法已经失去了可行性,就只能使用量化宽松这种非常规政策了。量化宽松是以央行从银行购买国债的方式向经济体注入新的资金。与传统的降低利率的方法一样,量化宽松希望能够通过鼓励银行对外提供贷款的方式来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投资力度,从而增加需求,刺激经济增长。

没有人能准确预测量化宽松是否能取得欧洲央行预期的效果。但大部分经济学家认为,量化宽松能否成功的关键是它的规模是否足够大,以及这一政策的出台是否能出乎市场意料。美国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量化宽松从总体上看是成功的,美国的经济现在也是发达经济体中增长最快的。这一方面得益于市场确实惊讶于美国联邦储备局量化宽松政策的出台,另一方面得益于美联储做出的将量化宽松规模扩大到直至达到通胀目标的承诺。这一次,欧洲央行已经没有了出其不意影响市场的可能,因为关于欧元区量化宽松的讨论已经进行了好几个月,市场与投资者都知道量化宽松要来了,因此已经做好准备了。

那么,欧洲央行能否做出将量化宽松规模扩大到直至达到欧元区通胀目标的承诺呢?从目前的情况看,这种可能性是极低的,这主要是因为欧元区最大经济体德国的反对。在技术层面,德国的反对主要是担心一旦欧元区国家出现债务违约,德国将承受最大的经济损失。因此,德国人希望这次的量化宽松政策能明确相关国家债务违约导致的经济损失由这些国家的央行来承担,而不是由欧洲中央银行作为欧元区央行来承担。实际上,这是从政治和国家经济主权的角度来考虑欧元区这一跨国货币联盟的经济问题,如果成为政策,将是对欧元区一体化的一个打击。

从更深的层次看,德国人是不赞成量化宽松这种靠央行印钞来刺激经济的政策的,因为他们害怕货币量的无限膨胀将导致物价飞涨,从而带来恶性通货膨胀。还记得20世纪20年代德国的恶性通货膨胀吗?这段历史还在德国人的痛苦记忆中,因此,从心底里,德国人可能是宁愿通货紧缩也不要通货膨胀的。这实际上表明,德国人的经济理念与美英等国新自由主义经济理念有本质不同。德国人推崇的是一种“市场社会主义”,认为政府和央行的作用是维持社会经济秩序,而不是拉动需求。对于这次的欧元区经济问题,他们认为更重要的是相关国家(主要是希腊、法国、意大利)推行结构性改革,而不是注入新钱。欧洲央行这次的量化宽松能否收到成效,还是一个大大的未知数。

这一货币政策一旦推出,对中国会有什么影响?量化宽松的直接效应是导致已经大幅贬值的欧元继续贬值。从理论上讲,欧元贬值有利于促进欧元区出口贸易的增长,因为欧元区的产品价格将相对下降。无疑,这也是欧洲央行量化宽松政策的一个考虑。但欧元贬值能否在实际上拉动欧元区出口量,还是一个未知数。英国在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后也采取了量化宽松,但出口未见明显增长。总体而言,在日元与欧元相继贬值的情况下,人民币将面临贬值的压力。但人民币有限度的贬值,对中国经济来讲未必是件坏事。(本文节选发表于新加坡《联合早报》)

© 2017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TD. CO.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简介

张锋博士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高级讲师、贝尔亚太事务学院副院长、中华全球研究中心执行委员会委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曾执教于北京清华大学与澳大利亚默多克大学,英国伦敦经济与政治学院国际关系学博士。研究方向为中国外交、南海问题、亚太安全、东亚国际关系史及国际关系理论。

订阅更新邮件